阿尔法娜

一点疑惑求教( '▿ ' )

向小伙伴们请教一个问题∠( ᐛ 」∠)_

小郡主自杀的时候说自己先接旨再死,大辽就不会内乱,但是这个时候云安亲王的和亲文书已经送到了,辽王难道不会觉得云安有私下勾搭宋朝之心吗?虽然人死了,和亲没成,但云安的行为也会让君王疑心吧?君王的疑心病不太可能因为一个人的死而抹消掉啊。


十五拜月啊。
发得略晚了。

【原耽】《诓世》(九)

各位走过路过来看一看了啊!发现了一篇超级美味的新文!构思宏大文笔美妙!客官不来嗑一发吗!

大咩哥:

梵慧魔罗,一个奇人。


他有许多称号流传于世,如沧海之主、罗刹王、诡谋、魇畸人……不过世人还是更喜欢唤他在苦海的称谓——御众师。


在外界海船进入苦海前,总会路过一块巨大海礁,上面覆满墨绿青苔与赭红、灰的褐海藻。


被人以指力书下一行遒劲大字——


世事如苦海,红尘飘零,众生沉沦。


此乃苦海的创造者李红尘所记。


李红尘自喻众生之主,以杀生普渡沉沦苦世之人。而御众师便是他手中之鞭,牧众生如牛羊。


梵慧魔罗作为苦海副君二十六载,其名声之盛,威慑之烈,凛然独步天下。


统帅过六场与慈航的争斗,五胜一败。那唯一一败,还是基于顾子瞻的背叛。


他之身影犹如一道雄姿英发的图腾。


芸芸苦奴坚信,只要御众师在世,苦海的统治便牢不可破。


 


 


裴戎干裂的唇瓣被手指摩挲得生疼,想偏过头去,脱出对方掌心。


蓦然意识到对方是老大,自己不该这样,偏头的动作尬尴僵住。


御众师仿佛为这反应所取悦,低低笑了起来,温热指腹摩挲起裴戎的喉结,直至令它微微发颤。


眼前的梵慧魔罗,穿着一身漆黑的长袍与及地的狼皮大氅,威风的狼头搭于其左肩。狼头雪鬃金瞳,长眸枭锐如刀。


露出光裸右臂,强健的臂肱上环有一枚黄金臂钏,镂雕云纹,缀以水滴大小的红宝石。与他右耳上挂着的金环,交相辉映。


梵慧魔罗有着深刻的轮廓,眉弓高耸,眼窝深陷,很有一些极西之地的特征。


长眉极为稀疏,淡若烟扫,几似无眉。


相比之下,睫羽过于浓密,宛如漆黑的鸦羽,柔和地覆在两口黑渊似的眼瞳上。


裴戎从未见过谁的瞳色比他更黑,更深,犹如傍晚退潮时苦海中央陷出的漩涡。


修长身影拢在晦暗不定的火光中,优雅,强大,静美,像是一尾漆黑蝮蛇悄无声息地来到你的身边。


 


 


 


纵然身体疲惫疼痛,裴戎强打精神,保持头脑清醒。


压低身体,垂下头颅,露出修长的脖颈,像一头驯服的雪狼,向他的主人展示谦卑臣服的姿态。 


心中暗想,御众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拓跋飞沙诬告了他?说他故意放人带走转轮瞳?


御众师对于没能得到转轮瞳,恼怒非常,打算亲自处置他?


又或者顾子瞻的死讯令御众师回忆起旧情,昔日情人的美好与温存重归心间……那自己岂非将要成为泄愤的对象?


想到此处,裴戎不禁微微发汗,谨慎地用余光细查御众师的神色。


但对方淡淡含笑,似是心情不错。


这反应令裴戎大惑不解。


梵慧魔罗松开裴戎,似在思考什么,于刑室中缓缓踱步。


走动间,雪缎似的大腿从狼裘厚重的风毛中交替出现又隐没,冷白细腻,长度惊人。


裴戎这才发现,梵慧魔罗袍子底下……什么也没穿。


“裴戎,你来到苦海有几年了?”


鞭伤的疼痛令头颅嗡鸣阵阵,梵慧魔罗的声音忽近忽远,裴戎失神地看着拖曳于地的狼裘后摆,沙哑道:“十三年。”


“被我提拔为刺主,随侍在我身边,又是几年?”梵慧魔罗问。


裴戎舔了舔破裂的嘴唇,干得发火的喉头颤动了一下,低声道:“三年。”


“三年?”梵慧魔罗喃喃,“真如弹指一挥。”


“犹记当初,四月初六,惊蛰之日。前刺主在苍芜山为尹剑心所杀,刺部部主之位空缺。战势如火如荼,急需择人补之。”


“我忙于战局,无暇细细斟选,便亲笔书下一本载有三百一十六个刺杀任务的天字甲册卷。告诉众人,谁有胆量敢接下此卷,并承诺在三年内完成它,便是新任刺主。”


“当时,七部苦奴,数万门徒齐聚阶下,竟无一人吭声。”


“他们都被卷册上的名字吓破了胆。毕竟上面第一个人,便是澹宁殿尊顾子瞻。”


“我心中失望,随手将册子掷下,却被你接去。”


梵慧魔罗微微侧首,火光昏暗,勾勒高鼻丰额的线条,将昳丽面容分割两半。


 


 


彼时裴戎不过十七岁的年纪,生的高大英朗,目光炯炯有光,一身蓬勃之气与烈性,像是一头跃跃欲试意夺魁首之位的年轻雪狼。


有品阶高的杀手呵斥少年大胆放肆,少年二话不说拔刀削去对方头颅,对于四周骚动的人群回以挑衅之目,枭眸烈如狼顾。


然后他迈步踏过阻路尸体,身后留下一串血红足印。左手掌刀单膝跪地,右手握册高举过顶,发间白羽猎猎,不卑不亢地仰望梵慧魔罗。“御众师,这本名册裴某收下了。”


梵慧魔罗俯视他,眼底漠然褪去,笑意如春潮涌漫:“你的名字。”


小狼崽道:“裴戎。”


梵慧魔罗道:“很好,胆魄十足。”


“从今以后,你便是我的刺主。”


“但若你空许豪言,杀不尽名册之人?”


裴戎掂了掂手中狭刀,锋芒一转,白刃在喉。


“届时,我当自戕于御众师足下!”


 


 


梵慧魔罗淡笑,声音中带着一种慑人的磁性。


“三年来你做的不错,将名册上的人物杀得干干净净。就在昨日,亦将最后一颗头颅,奉至我面前。”


裴戎心头微微一颤。


作为刺主,消息必须灵通,在收罗各种情报时,曾深入探究过御众师与顾子瞻之间的故事。


御众师曾为顾子瞻差点儿背弃众生主,冒着被苦海追杀的危险,一度与之退隐山林。


可见当初他爱顾子瞻,爱得有多深。


然而,此刻提及死去的情人,竟如谈及一条饿死路边的野狗,不带半分情绪。


裴戎皱眉,他不明白,是御众师的心太冷,还是他那与顾子瞻缠绵悱恻的爱情只是一场假象?


忠诚的下属不该猜测主人的心思,但裴戎总喜欢对身边所有事物加以观察、分析、揣测,以保证做出最安全的判断。


就如此刻头颅低垂,露出修长脖颈——能令人看到那因为过于低垂而自颈背交接之处凸起的骨节,温顺驯服得恰到好处。


 


 


梵慧魔罗长眸微敛,这让他的瞳色显得更加深幽。


手掌贴着裴戎的腰线滑下,能感觉到掌下身体硬得硌手,对方因为紧张肌肉紧绷——这头小狼,并非如他表现得那般驯服可欺。


梵慧魔罗道:“飞沙也是,他通过重重考验,接替戮主之位时,也同你一般意气风发。”


“你们这几个孩子,算是从小一起长大,为何会闹到今日这般不堪境地?”


质问之语骤然冰冷,令裴戎浑身发僵,轻声道:“大人,是拓跋飞沙挑衅在先。”


“而且他无令擅离苦海,违背苦海法度。”


梵慧魔罗道:“然而,拓跋飞沙告诉我。他发现你在琼州通往南方留下一个豁口,放任顾子瞻的亲信逃离。”


“而他自己,则是担心苦海与转轮瞳失之交臂,方才替你查漏补缺。”


果然是拓跋飞沙诬告了么?


听闻此语,裴戎反倒安下心来。对于回应此问,早已做好万全准备。


“御众师明鉴,属下刻意放开南方豁口,事出有因。”


“属下派刺奴将曲柳山庄地界围住,唯剩南方看似松散,是为令顾子瞻抱有侥幸之心,以免心生绝望之下,毁掉转轮瞳。”


“事实上,属下早已安排三队刺奴潜伏于临口渡,暗中处理掉所有无关人士。在那条通往白玉京的唯一渡口,方圆十丈内,所有船夫、渔民、农户皆是我刺部之人。”


“只等曲柳山庄的逃亡者出现,便将他们一举擒下。”


裴戎寥寥数语推翻拓跋飞沙的诬陷,接下来便是对这个愚蠢对手的反击。


“不曾想,拓跋戮主竟率数百名戮奴而来,威风凛凛,声势浩大。当时,我身在曲柳山庄,虽未亲眼所见,也能猜到临口渡必定在拓跋戮主的严密守卫下,从一个平凡无奇的渡口变成一座森然堡垒。”


“我命令刺奴暗中潜伏,便是害怕打草惊蛇。而拓跋戮主反其道行之,闹出那般动静,顾子瞻安排的后手自然不会再向白玉京进发。”


“想必戮主所抓的孩童,不过是对方声东击西,耍的手段而已。”


裴戎抬首直视梵慧魔罗,目光明锐坚毅:“您亲自下达的任务,属下必当小心谨慎,竭尽全力,怎可能粗心到留下如此疏漏?”


“大人若要证据,可招刺部杀手前来质询。”


所言皆为自己开释,只字未从正面叱责拓跋飞沙,却处处暗指其行事鲁莽,胡作非为。


梵慧魔罗微微一笑,手指搭于裴戎肩头拍了拍:“不必。”


“我自是信你。”


裴戎再度驯服垂首,等待御众师的裁决。


手指隐隐握紧,在这一轮与拓跋飞沙的交锋中,他已然大获全胜……
不待他高兴多久,梵慧魔罗忽然开口。


语调轻柔,缓慢,却又坚不可摧。


“我的裴刺主,这疏漏恐怕不仅仅是留给顾子瞻,也是留给拓跋飞沙的?”


裴戎心脏猛然一沉,薄唇微抿,没有答话。

求助•ᴗ•
之前有一张小黑猫的表情包,然而手机丢了图也丢了…QAQ
哪位大神还有库存,求赐图,拜谢_(´ཀ`」 ∠)__
和上图一样的黑猫,但是没有那个舌头,下面还有“略略略”几个字。

官方举起了火把

叶想——温羽凡——失恋
许允——苏含青——叛变
李隐——赢子夜——狗带

火大莫不是初恋FF团的吧?
_(´ཀ`」 ∠)__

球剧透。

如题,看我真诚的眼神。(●—●)。
《地狱电影院》一开始就是当一本消遣的小说看的,后来发现它…实…在…太…长…_(:з」∠)_
我就开始跳着看了。
然后就发现我已跟不上小说的节奏。
这到底是怎么样一个脑洞清奇的世界啊?
我觉得我已经被作者的思路甩飞了。
⊂[┐'_'┌]⊃。
其实我觉得这种恐怖小说搞个无CP也是很好的。
我实在不想再思索剧情的同时再去操心主角们的感情纠葛了。
心累。
QAQ。

『扫文』铜钱龛世by木苏里

一直很想推这篇文,有些地方特别欢脱,心情不好的时候看效果尤佳。而且里面的配角写得也特别好,让人心里暖暖的●v●
就是这篇文让我入了木苏里大大的坑。
木大大每篇文都好好看。
笔芯♡

SANDZN:

古代架空,玄幻,长篇。


这大概是我写的最走心最长的记录了,目的只有一个,撒泼打滚地安利这篇文啊!!!!!


这篇文我从看到文案的那天就开始期待,如今终于看完,觉得不负等待。


木苏里的玄幻文向来颇有古意,而这一回直接放到了古代背景。和尚攻/受是我的一个萌点,喜欢那种只为了一个人破戒,只为了一个破例的独一无二。佛祖是一生信仰,而那人是一生所爱。虽然玄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和尚,但他做到了。清冷的人衣着向来纤尘不染,世人满身红尘,而他只有一肩云雪。他有强大的自制力,没有戒律依然恪守禁令,从不逾矩。而也正是这样一个对外界无甚关心的人,却无言地以他自己的方式宠着薛闲,不显山不露水却自由情深。*比如薛闲刚刚能恢复真身是总是热得难受,他只会默默地伸去一只手让他握着降温。他和薛闲因为铜钱有了共感,因此他的一切薛闲都能感受到,他可以自己忍住,但不愿薛闲也受同样的苦。最后他将自己体内的佛骨抽出,换了阵中薛闲的龙骨,用自己的命换了他一个周全。他又用福祸蛛以自己不得轮回的代价担了薛闲永世灾祸,让他平安顺遂。他所有生死无法斩断的汹涌的爱,最终也只被自己压抑在江边无路可退时一个浅浅的吻,轻浅而又情深,从层层封锁中冒出头。


薛闲真龙之尊,被人抽了筋骨成了半残,又被那个秃驴用铜皮从地上将自己寄身的纸皮铲起来带走。他本身的极其不忿的,可还是难抵心魔。他能长啸九天,也会因那人的生死祸福而心绪起伏,因那人褪去一身不羁放纵,引来天雷之劫用执念找到他。再用一根红线将他绑在身边,深情不改,让他与自己同寿,万世相守。竹屋中,他们两个人应该还能过上无数个丰年。


其实故事还是很欢脱的,因为龙诞有催情作用,两个人忍不住相互抒解的那段真是唯美而色气。玄悯招来了满山雾气挡住两人,只余浅浅喘息。最后的撒糖真的甜到想哭,而且虽然玄悯高冷,但是薛闲闲不住啊,第一次见这么贫的真龙。


好想看薛闲,魏谦,边南互怼啊,看谁先怼不过开始动手。不过结局应该都是一样的,薛闲被秃驴拉回家上了,魏谦儿被小远拉回家上了,边大脸被邱大宝拉回家上了。/捂脸


*加粗的话引自 @我到底都看了些啥 太太,谢谢太太授权!


 



——


“我来。”玄悯沉缓的嗓音在他身后响起。
接着,轻薄的白麻布料从薛闲脸侧擦过,一只劲瘦的手越过他的肩头,垂下来取走了绕在他指尖的铜钱串。
薛闲略一怔愣,就听见熟悉的铜钱嗡鸣声在身后响起,一股巨大的力道猛然压在了四周草木山石之上,漩涡似的泥洞似乎被无形之手强行钳制住了,越滚越慢,最终凝固在那里,泥石不再坍塌陷落,拇指山也被死死摁住。
薛闲下意识仰脸看了他一眼,就见玄悯垂下目光,看着坐在椅子上的他,平静道:“我镇着,你放心取骨。”
所有的风雨欲来和霜天冻地被这简简单单一句话倏然抹平,薛闲收回目光,看着眼前深不见底的黑洞,感受着洞内蠢蠢欲动和他产生共鸣的龙骨,忽地从鼻间哼出一声笑来,和平日里的嗤笑嘲笑冷笑均不相同,没有什么带刺的情绪在其中,只是最简单不过地笑了一声。
他没有假客气地说上一句“有劳”,也没有道上一句谢,只“嗯”了一声,放松了筋骨道:“压稳了?我拽了啊——”


  


玄悯闷闷咳了几声,目光却始终没有从薛闲脸上移开。他一贯如云雪般的僧袍被血染得一片殷红,抬起的手指也泛着死灰。
他缓缓地将取回的那一长段真龙脊骨化散开,又一点点推进薛闲身体里。
薛闲无光的眸子终于动了一动,隐隐浮现出一抹微亮来。
然而玄悯却抬手盖住了他的眼睛,在静静地看了他许久之后,终于还是探头吻了上去。
那是一个一触即收的吻,轻得仿若清晨的雾,又重得好似压了万顷山河。
玄悯咳得垂下了眸子,手掌却依然轻轻地盖在薛闲双眼之上,而后咳声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同他寿命相牵祖弘眸光终于散开,无力地垂下了头。
而玄悯的手也杳无生气地滑落了一些,露出了薛闲通红的双眼……


玄悯目光一转不转,山一样压在薛闲身上便再也移不开。
薛闲的模样有些疑惑,站在屋门前,却好似看不见屋里的两人。他蹙着眉,朝屋里四下探看了一番,表情中透着一股深重又复杂的情绪。
他看不见。
他果然还是看不见的。
玄悯眸子里的光暗了一些,又含着一股沉重的温和。让人看了不禁跟着难过起来。
然而下一刻,薛闲的目光从他端坐之地划过时,倏然顿了一下。他似乎看得不那么真切,蹙着眉眯着眼看了许久,才试探着叫了一声:“秃驴?”
同灯:“啧。”
薛闲却对同灯全然不觉,目光只在玄悯所在之处微微扫着。
玄悯沉沉应了一声,“嗯。”
同灯:“啧。”
不过玄悯的应声薛闲却并未听见。他盯着这处,默然等了片刻。终于还是等不住了,他颇为干脆地从袖间摸出了一截细绳,在腕间缠了两圈,结成之时,那细绳微光一闪,倏然活了一般。
“既然不应声,就怪不得我了。”薛闲垂着眸子,一边盘弄着细绳,一边嘀咕着。说完之后,他将细绳另一端捏在指尖,照着玄悯的方向瞄了瞄,而后抬手一甩。
细绳另一端在空中如同活了一般,只窜向玄悯,在他身边晃了两下,而后准确地缠上了玄悯的手腕,连捆好几圈,打了个牢牢的结。
结成的一瞬,薛闲肃然许久的面色倏然一松,勾着嘴角无声地笑了一下,道:“抓到你了。”


  


玄悯还未来得及说话,便觉得自己仿佛被卷入了一阵狂风之中,天旋地转间,有一股极大的吸力在拉拽他。
他一阵晕眩,两眼前骤然一黑。待到他重新再睁眼时,便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变成了平躺的姿势。
“总算成了……”薛闲叹息般的话音在他耳边响起,好像至此才真正安了心。
玄悯愣了片刻,倏然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手脚沉重,同先前那飘然的状态全然不同。他坐在竹床上,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手,又抬眼看向薛闲,“我——”
“你从此以后,可就和真龙同寿了。”薛闲“啪”地两手撑在竹床上,凑近了玄悯,静静盯着他的眸子,一字一顿道:“反悔也来不及,你大约是要跟我搭伴活上百年千年甚至更久了,即便某一天厌烦了,也无可更改。”
玄悯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他似乎想说些什么,最终却是毫不避忌地看进薛闲的眼里,许久之后,静静道:“求之不得。”


  


“这应当是上一世同灯盘给我的。”玄悯说道。
薛闲挑了挑眉,“上上世。”
“你这一世从刚才睁眼开始……”薛闲抬着下巴眯起了眼,神情像是在逗弄,又透着一股有些放肆的意味,“从头到尾,都是我的。”
玄悯转头看着他,漆黑的眸子被灯火映得很亮,温沉如水:“好,都是你的。”




同情一下苦逼的反派

你永远都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同理可得,
你永远都说服不了一个装傻的人。
可怜的苏·只有我在兢兢业业刷业绩·日常被怼·宝宝心里苦·队。
苏队今天被怀疑了吗?
怀疑了。

万能的剧透啊,我需要你

昨天晚上更新的结局出来了,传说很虐很虐,吓得我没敢看,其他倒无所谓,但虐我皇会让我心碎(没错我就是这样一只颜控狗)。
而且综合各方情报,基本上所有的CP都狗带了(冷漠.jpg)。
编剧算你狠。
我们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为何要如此对待我们。你的心里是否住着一位灭绝师太,手中举着一把四十米的长刀。
你出来我们谈一下人参好吗⊂[┐'_'┌]⊃。
以及有哪位渡劫成功的勇士能够好心地剧透一下后面四集具体讲了啥,让我心碎前能有个缓冲。

啊我沉迷瑟莱了…谁来拯救萌上冷cp的文荒狗_(:з」∠)_